池言秋

为什么我有一更文就掉粉的迷之体质。

一月正是天最寒的时候。
金子轩早早的便去了湖边。
佩着岁华就那么立着,静望着水中倒影。

周身只觉得有一丝冷。
仅是一丝。

手冻的红了,就犹疑的蹲下身去,触了触那冰凉的湖水。
只一碰,又缩了回来。

岁华出鞘,寒气又重了几分。
金子轩不知怎的,一人舞起剑来。

生辰宴是在正午。

他换了身金星雪浪,颇骄傲的笑着,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来来来,金公子喝酒喝酒。”不知是哪家的人,举着酒盏就凑到了他面前。

“我这杯酒……哈……敬……敬金公子意气……意气风发!”那人摇摇晃晃的,像是要倒下去一般,金子轩眼疾手快,扶了那人一把。

那人狡黠的笑了笑,站直身道:“失礼了。”
随即朝着下面姑娘们嚷嚷:“见着没?这样就能牵到你们金公子的手了!”
姑娘们在底下闹成一片,“一个大男人——不——羞——”

金子轩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他们,摇了摇头。

“金公子,生辰快乐。”

(抱歉抱歉来迟了,昨天手机废了。啊,生日快乐。 @召唤扳手修门轴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