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言秋

为什么我有一更文就掉粉的迷之体质。

难得温凉。

一月中旬,正是天最寒的时候。
温如久不知怎的就染了风寒。
他本就是百草谷中弟子,这种小疾本应过个两三天就痊愈了的,可他调养了足有半月余,也仍是将好未好的状态。
唐凉见他如此,心下虽急,奈何师父也不在这谷中,只好自个儿翻着医书查这个中原因。
翻了不知多久,半靠在床榻上的温如久盯他盯的也有些累了,正欲提醒他自己该喝药时便见这人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看了自己半晌。
“阿凉,药。”温如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着这人才反应过来的可爱模样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唐凉将那药倾倒在药碗里,拿木匙轻搅了片刻,吹凉了才将药递给他。
温如久接过这药仰脖喝尽,唐凉才从门口放着的小布包里拿出一颗糖来给他,转身回来便又执了书卷。
默了小会,唐凉却道:“要我说,这糖还是那蜜饯来得馋人,你怎的却偏贪这一口,还好吃冷食,师父明说了这些应当少吃的。”
温如久咂巴咂巴嘴,瞥他一眼,低低笑了两声,未接他的茬,反而支起手臂来算是小憩。
温如久只是小睡了片刻,醒来后见这人仍就是专心致志的看着书,叹了口气道:“阿凉,陪我说会话吧,这个病,等师父回来也不见得迟,当下还是给我解解闷吧。”说罢便作势欲夺他手中书卷。
唐凉迟疑了一会,放下手中书,道了声好,站起身来给自己倾了半盏茶,又给温如久倒了半盏。
叩叩的敲门声忽的响起,少女的声音率先传到屋内:“温师兄,身体可好些了?”
温如久眸中闪过一丝惊喜,温声道:“好些了,小暖师妹可快些进来,外面冷得很,莫要着凉了。”
林逸暖大大方方的推门进了屋,见唐凉在不由得喜上眉梢,温如久见她模样,心下明了这师妹来所谓何事,面上却无异常,只是笑的愈发灿烂。
林逸暖也并未多想。
她本是喜粉的,今儿却是着了竹纹素衣,外面披了一件白狐皮,就未有过多的装饰物了——可不,唐凉一向来喜欢素净且大方的人儿。
“小暖师妹怎的突然想到来师兄这处了?来,随便坐。”温如久笑眯眯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示意她来坐。林逸暖刚想借口男女授受不亲推辞,就见唐凉一个跨步到他身旁坐了下去,朝着那屋里唯一的椅子看了两眼,言简意赅道:“师妹,坐。”
林逸暖依旧是未多想,只当是唐凉好意,喜滋滋便入了座。
温如久不由得觉得这人怎这般孩子气,笑着轻捶他背部,唐凉也不在意,只用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认真道:“这个位置。我的。”

(其实这本来是个小短篇,然后没码完,这个是个小的开头改掉了的版本。顺带问下有人想看吗。就这个,因为还没码好,手机和电脑上的又有很大出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