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言秋

为什么我有一更文就掉粉的迷之体质。

看着自己撩自己。

“楚兄近来可有什么新作?”
“新作谈不上,这几日心心念念吟诗作赋,倒是日思夜想出了首够楚某人用余生尽读的诗。”
“可否容我一观?”
“我且读与你罢,可听好了——池言秋。”
“嗯?”
“读完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