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言秋

为什么我有一更文就掉粉的迷之体质。

[原创]难料此生

祁秋x楚南枝

懒得修了而且就。
算了随意看看吧。

-想来年少轻狂时,许你浮华三世,到头终是故事。

是夜微雨。
暮春夜晚的寒气曳着那慵慵懒懒的柯枝,拂过树上人的脸颊。
那人着一身黑衣半眯着眼,似乎是不觉得冷,两条腿伸直了交叉在一起,双臂枕在脑后一副惬意模样。
只是不巧这安静时间被一阵哭声打搅。
“姐姐…姐姐不要走…呜…”小个子的男孩拽着一个俏生生的姑娘衣角,面庞上泪痕未干,显然是刚哭过,并且哭了久了,弄得如今只能抽抽噎噎发出些声音来。
那姑娘面上无奈之意尤为明显,却还是耐着性子安抚着,但并不见什么效果。那楚南枝显然是哭累了,没一会就止住了哭声。
祁秋本着为姑娘排忧解难的想法跃下那枝干,果不其然将两人惊了一惊。
楚南枝几乎是本能的躲到了这姑娘的身后,攥紧她的衣裳,怯怯的探出脑袋看了他一眼,又缩了回去,面色张皇。
“阁下为何深更半夜在此处……?”那姑娘有些防备的看着他,咽了咽口水,护住身后的孩童。
“特来为美丽的姑娘排忧解难的罢。”
祁秋略一沉吟,随即微微弯下身直视她的眼睛,似笑非笑。
“请问,有什么是祁某可以帮忙的吗?”
“嗯……就这孩子……”姑娘稍放下了些心,躲闪着他的眼神,颇为难的开口。
只是话还未说完,就觉着身后的人儿将自己的衣裳攥的更紧了,只好歉意的望了祁秋一眼,蹲下身安抚着他。
“南枝乖,东柯姐姐一定会常回来看你的。南枝等姐姐回来给你糖吃,好不好呀。”
“南枝…南枝只要姐姐。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楚南枝倔强的很,撅了个小嘴儿用泪汪汪的眼睛就那么看着她。祁秋看的明白,这孩子,怕是很难离开这姑娘,那该如何是好……
他死也不会承认,他竟然有想把这个小孩儿带回邪教的想法。
想那些邪教的弟子们,平日里不苟言笑,还总是一身灰色衣裳,沉闷的很。再一瞧面前这个楚南枝,蓝裳金纹,虽说本应是华贵之气,可到人身上反而是内敛羞涩更为多些。
应是有趣的很。
他瞅了这两人几眼,端起邪教教主那副架子,揪着楚南枝的后领就将他捉了起来。
“跟我回去。”
“……姐,姐姐……”楚南枝侧过头去,就见东柯姑娘神色讶然,作了个揖恋恋不舍看他一眼就匆匆离开了。——邪教教主亲自来抓人,你还想做什么?想来邪教也不会害他。
楚南枝见了这场面,挣扎了片刻,哑着嗓子喊了几声姐姐,可终究还是些无用功。他索性就闷闷的跟着这来历不明的男子,回了邪教。
“吃。”
“……不饿。”
“该睡了。”
“……不困。”
怎么这样。
祁秋莫名其妙的觉着胸口堵的慌,索性直接把这人抱到床上,和衣而眠。
“南枝……要不要修炼?修炼好了,就可以去见姐姐了哦。”祁秋看这人呆滞的表情,咬了咬唇,吐出这么一句。
楚南枝的眼神登时亮了起来。
事实证明楚南枝是个好苗子,天资聪颖,来了不到半月,便顶替了他成为邪教各长老的心尖儿,不知有多少的资源向他倾斜了过来。

“教主哥哥……”
“嗯?怎么了南枝?”
“你会一直陪着南枝吗?还是像姐姐那样,很快就会离开?”
“一直一直,不论如何,陪你三世繁华。”
“教主哥哥不可以说谎。”
“祁某什么时候骗过你?”
祁秋揉揉他的发顶,咬了咬牙。
他难道,这辈子就栽这小孩这里了?

“教主哥哥,南枝什么时候能见姐姐……?”楚南枝拿着糖葫芦,跑到他跟前认真的问。
“明年吧 。”
祁秋含糊的答完,眼疾手快抢了他手里的糖葫芦叼在嘴里,跳了几步跃上墙头,唯恐这人伸手夺回他的战利品。
楚南枝轻轻的噢了一声,失望的看着地面。
——十二年了,每天都是这个答案。
祁秋斜睨他一眼,也没说什么,翻墙就走了。
楚南枝抬头看他一眼,又垂下了眼睑。
“姐姐,你有,在等南枝吗。”
“南枝,想去找姐姐。”
可这不外乎痴人说梦。
邪教的规矩,算是江湖中一个奇葩的存在。
邪教里什么人可以自由活动?
教主和外门弟子。
怎么成为教主?
你足够优秀,并且,前一任教主……去世。
那么祁秋现在去了哪里?
人间泉。

祁秋将这水发了疯似的往自己身上泼着,这泉虽叫人间泉,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毒泉,寻常人只要半刻钟便会灰飞烟灭。
但他这无灵之躯,应该没有那么快。
他安安静静的躺在旁边灼热的沙土上,阵阵鸟鸣惹得他心烦,干脆闭眸不再去想。
第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自己死掉了,南枝就可以顺理成章成为教主,坐上这教主之位了吧。
然后他就可以去找他的姐姐了。

于是。
某年某月某日,邪教教主祁秋,生灵玉,破碎。
楚南枝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看着那黯淡无光的青玉,双腿一软,便跪了下去。
那玉原本是一个完整玉环,如今却碎了一个缺口出来。
“青玉玦么……断绝啊。断绝什么呢。”
大长老看着那块生灵玉,目光呆滞的喃喃。
“大长老,明天可就过年了,教主这样……?”
“……准备新教主的…接任仪式吧。”大长老难过的摇摇头,吩咐了下去,随即怜悯的看向楚南枝。
“教……教主哥哥。”
“不值得的……为了南枝,不值得的。”
楚南枝跌跌撞撞的站起身,一边喃喃一边颤抖着捧起那块玉慌乱拼凑起来。
“不是的,这块不是教主哥哥的,是不是?这块一定不是教主哥哥的!”
楚南枝拼来拼去,碎玉终究是碎玉。
他晃了晃身形,面色惨白,一个没拿稳,就将玉摔到了地上。
“去找你的姐姐吧。”众人面前突然出现了祁秋的影像,是他死前最后几秒,捂着脸发出痛苦而沙哑的声音的模样。
“去找你的姐姐吧,祁某已经私自占有了你十二年,是该还了,南枝……”

就这么又过了数年。
某日的大街。
“嗯……姑娘需要帮助么?”
楚南枝伸出手,面色微红。
“我听闻楚教主曾经喜欢过祁教主?”那姑娘面无惧色,好奇的看向他。
“嗯……故事一场。”他面色微变,嘴角噙着一丝疏离的浅笑。
岁月安好,现世安稳。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