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言秋

为什么我有一更文就掉粉的迷之体质。

【王喻/王杰希生贺】浊酒尚温

壹 。
世人皆知蓝溪阁是江湖上有名的情报组织,只要你给的出钱,它连霸气雄图的韩文清一天皱几次眉都能给你查探出来。
蓝溪阁既然如此神通广大,接的单自然是不少 ,喻文州看着面前这个要求打探王杰希个人喜好和择偶标准的信件,看上去颇苦恼的支着脑袋。
中草堂怎么说也是和蓝溪阁比肩的情报组织,虽说中草堂和蓝溪阁明面上是不对付的两家情报组织,可私下里关系确实极好,毕竟中草堂接的多半是那种严肃正经的官单,例如某某大人是不是否造反的倾向啊,某某地区最近如何如何啊,而蓝溪阁接的大多就稀松平常了,例如某某人最近过得可还好,某某东西大概怎样才能够交易到,就是询问如何嫁进京城四少府邸的也大有人在。
哦,不好意思,面前这个似乎就是。

贰。
〃少天,你确定我不会被王杰希那家伙赶出门?〃喻文州面上是得体的微笑,看着中草堂的大门有着那么一瞬的愣神。
〃有什么事吗。〃从里面出来的是王杰希本人,他掖了掖肩上的斗篷,看了两人一眼,见喻文州面色为难,不多问就将两人带至里屋。
“最近余杭那边叶公子露面了,少天接了个打探人家消息的单。”喻文州坐下
“嗯。”王杰希抬了抬眼皮,抿了一口茶,示意他继续说。
“而且蓝雨最近似乎被人盯上了,不知道王堂主是否愿意让喻某在这里借宿一段时日?”喻文州面不改色的跟这人说着半真半假的话,看面前的人略一挑眉就应下了。

叁。
其实微草最近也接到一个单,居然不是官单,这着实让王杰希惊讶了一下,定睛一看只觉哭笑不得。
打听喻文州的各种喜好?这你去问蓝雨不就得了么。还费得着草草数百字来我这中草堂打听?
也说不清楚是自己的私心还是怎么,王杰希鬼使神差的就接下了这个单。
接下的时候还在懊恼要如何接近这人,谁知这人就主动送上了门。

肆。
“喻阁主,最近忆香楼新出了菜式,你要不要去尝尝?”喻文州看着面前的人不动声色,极为乖顺的点了点头。
“好啊。”他应到。
王杰希扯了扯嘴角,喻文州似乎能从这人冷淡的眼中瞥出那种愉悦。
他在这地方待了有些日子,算是摸透了这人的喜好,却还是不知他的择偶标准。
——毕竟哪怕是一手教导的女弟子柳非,他也只是或冷淡或温暖,却不会带着爱慕。

伍。
忆香楼的菜果然不错。喻文州迷迷糊糊的想。
就是白斩鸡吃多了有点醉……
王杰希搀着这人,看他面带醉意,眼中的光忽闪忽闪。
喻文州生的偏白,如今脸面是彻底的桃色,平日里的温雅尚存,甚至还带上了几分的乖巧可欺。
“同我回去罢。”
“好。”
如此便入了狼口。

陆。
发信人黄少天坐在兴欣叶修的卧室分外的紧张。
那信函是叶修发的,但主意是他的主意,他不过想推波助澜一把……
可密探说喻文州那房守得严得很,明里看上去悠闲舒适,可暗卫着实不少。不过虽然严,但喻文州平日里活动的还多,这接连七日未见人影儿的事倒是少见。

柒。
喻文州扶着后腰,朝着身边的人笑了笑。
“我不能怀,真的。”
喝了所谓的增加怀胎几率的酒也不行。

下一棒见评论。

评论

热度(28)